中共高层调查千亿矿权案 中国高法的尴尬时刻

2019-01-09 03:18

近期,由中国央视前知名主持人崔永元爆出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一事在中国社会持续发酵。在舆论的风暴下,北京时间1月8日,中共决策层决定由中央政法委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中国高法丢失卷宗一事进行调查。

该起民事案件因涉及千亿矿权归属的合同纠纷,由民营企业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诉讼具有政府背景的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长达12年之久,被舆论称为“陕西千亿矿权案”。

根据中国最高法主审该案的法官王林清提供的视频爆料,陕西千亿矿权案审理期间多次受到过法院内部上级官员的压力和干预,而更为震惊的是该案的二审卷宗在最高法的办公室被盗,甚至监控录像竟也丢失。

而在卷宗被盗事件曝光后,最高法先是否定被盗一事,继而在网络证据下被迫承认卷宗被盗属实,后又承诺进行内部“自查”,但一周之后仍未公布调查结果。在舆论的风暴下,北京时间1月8日,中共高层派出由中央政法委牵头,包括中纪委国家监察委、最高检、公安部等在内的四部门联合调查组,对最高法丢失卷宗一事进行调查。而牵涉其中的中国最高法院则被排除在调查组之外。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成立调查组的处理方式可谓是标准的中国模式,这令很多外国人士看不透。比如中共联合调查组的发起方是中共政法委,参与方有中纪委国家监察委、中国最高检察院、中国公安部,而不是像西方那样由独立的司法机构进行调查。

其实,要明白中国的行为方式有其自己一套模式。中国现有体制不同于西方司法调查的模式,它没有一个可以有效覆盖所有领域的强势司法机构,而是政党、行政、司法系统之间形成自上而下的不同的条形系统,它们彼此之间虽没有明确的、独立的分界线,却有职能的不同分工,彼此之间既独立运作,又互相牵制,将他们统一贯通起来的就是中共的系统。这就形成了政党、行政、司法之间的条块分界、权力层级,与政党系统和行政系统相比,司法又处于弱势。

因此,一方面司法机关的检察院和法院的实际权限有限,并不能完成对党、政、司系统全覆盖的调查,比如对中共党内、行政系统内的高官多数情况下须首先由中共内部负责纪律审查的纪委和一体化办公的监察委来发动调查,然后再移交给检察院和法院走司法程序。而政法委是主管、协调公安、法院、检察院的中共系统内的部门。由能够对司法系统全覆盖的中共政法委牵头,配以对中共党政全覆盖的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再加上具体的司法机构公安部、检察院,形成一个覆盖党、政、司各个领域的调查组对中国最高法涉事人员进行调查,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

根据该事件的多方证据来看,由于陕西千亿矿权案背后牵涉最高法的司法人员、陕西地方政府官员、最高法官员均曾干预此案,甚至出现最高法的二审卷宗丢失,以及崔永元所控诉的“先判后审”的司法腐败。至于“卷宗被盗两年”最高法迟迟没有给出调查结果,也将成为中国最高法的一大丑闻。

该事件不仅暴露出中国司法体系中的诸多弊端,也警示着迁延数年的司法改革迫在眉睫。而本应承当着司法改革先锋的中国最高法,却不仅在司法改革中少有建树,更为尴尬的是却在近两年之内出现丢失卷宗这等丑事。

在舆论的质疑和追问声中,中共高层的调查组展开对最高法的调查,而这场风暴究竟会刮向何方,中国最高法是否将迎来政治地震,又是否会因此加速司法系统的改革进程,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