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乡楼”命名纪念日本殖民者 又有台湾人翻案历史

2019-03-21 05:54

近来,台湾纪念日本殖民者的行径又添了一桩。2019年3月13日,台湾省宜兰县宜兰市长江聪渊,将整修过后的原救国团大楼重新命名为“龙乡楼”,市公所内的社会课、财政课等部分单位将迁入该楼办公。这“龙乡”之名乍看之下没甚问题,但细看之下,大楼上所镶的名称字样竟还多了日文,难不成是来到日本政府下辖的地方机关?根据宜兰市公所的解释,这是要纪念日据时代首任宜兰厅长西乡菊次郎,故援引其出生地鹿儿岛县龙乡町来命名新大楼。

西乡菊次郎何许人也,竟惹得宜兰市公所如此“感恩戴德”?原来他是西乡隆盛的庶子,即明治维新后大力鼓吹“征韩论”的西乡隆盛,惟因国力不足,日本当时暂且压下征韩声浪,转而允许不满的武士拿琉球渔民遭台湾原住民杀害之事为借口,由西乡隆盛之弟西乡从道于1874年悍然率兵侵略台湾南部,是为“牡丹社事件”,惹动清朝赶紧派遣沈葆桢入台布防,最后中日签订《北京专约》,日本从清朝讹诈一笔“抚恤费”,以及并吞琉球王国的理由。尽管西乡隆盛未随军赴台,但该次战役的军队原则上都由其调度,因此可以说是日本侵略台湾的元凶。

至于西乡菊次郎本人,在日本打赢甲午战争夺走台湾后,曾衔命往台南、基隆与宜兰出任官职,直到1902年才返回日本。1905年,宜兰仕绅商人竖立“西乡厅宪德政碑”,讴歌“公之德风偃草,阴雨膏苗者欤”,至今犹有部分当地人褒扬西乡菊次郎整治宜兰河、增加农获的“功绩”。至于西乡菊次郎如何帮助台湾总督府威压原住民的“德政”,则是只字未提。当时西乡菊次郎一方面侵入山林扩大樟脑开采量,一方面又以断绝和限制物产交易的形式,迫使原住民下山迁居与臣服,甚至以禁止拿猎物、仅能凭农作物交换食盐的恶令,意图粗暴地改变原住民的生产方式,这逼得阿里史和南澳地区的平埔族不得不私相贸易与自力煮盐,以突破日本人的封锁。

当西乡菊次郎离任后,继任者延续其限制贸易的策略,并增强武力镇压的力度,借由挑唆亲日原住民、出动海军战舰、埋设地雷、推进隘勇线等残酷的方式,硬是将反抗的原住民一一压制下来。这些血淋淋的“功绩”,在部分高喊“转型正义”的台湾人心中恍若只是浮云,毕竟──“转型正义”的时间是自1945年光复后才开始算起,之前的日本殖民统治,不必转型也不是非正义,完全不必受到任何检讨。所以“龙乡楼”名后隐藏的侵略伤痛,又何必拿出来较真呢?

除了拿日本殖民者的出身地来命名公务机关大楼,民进党等台独势力溢美日本的举措还有太多太多,可谓罄竹难书。端举近年较知名的,先有2016年琉球竖立纪念二战台籍日本兵的“台湾之塔”碑,蔡英文为其落款。碑文大倡“当年日台战士皆为战友、生死与共、荣辱同担”、“凡牺牲一己性命守护他人之义举、不应被后世遗忘”,活脱脱将日本侵略美化成伟大义举,并让台湾成了光荣的帮凶。李登辉亦于2018年挥毫留下新碑“为国作见证”,赞许台籍日本兵为皇国的牺牲。还有2017年4月台南的八田与一铜像遭砍,时任台南市长赖清德居然特地发出日文信向日本报告此事,台南市政府辩称这是“基于礼貌”。2018年8月台南设置首座慰安妇铜像时,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竟指称这是“破坏台日关系”;当日本右翼分子藤井实彦脚踹铜像后,谢长廷仍称若不是政府指使的,就不会提出抗议,赖清德亦缓颊称这是个人行为。至于2016年发起反课纲运动的学生,如何辩称慰安妇也有自愿的、形容日本对台湾的统治是“殖民”会让其感到不公平云云,则更不必赘述。

受过日本殖民与侵略的国家或地区,无一不切齿日本的残虐,更时时警惕日本内部妄图更改教科书以达到历史翻案、拒绝诚心道歉的做法,唯有台湾岛总是默不作声,同声谴责、或积极支持受害者遗属争取赔偿的人数寥寥无几,部分人士的极度“媚日”更是教知者咋舌与愤慨。台湾这种氛围的养成,除了现实中政治、经济与军事对日本的依赖外,“去中国化”是导致历史认知错乱的最根本原因。为了塑造台湾不属于中国的舆论,台独势力拒绝继续以中国文化和政治法统为自身主体,转而肯定日本殖民,强调台湾社会是融有日本精神与现代化建设的新文明,不同于传统中华文化,并抨击“中华民国”的统治才是威权,借以削弱中国光复台湾的正当性,进而夸大台湾独立的合理性。

然而,无论就法理或历史来看,这种歌颂日本殖民、甚至站到日本右翼角度诠释二战的做法,根本荒谬绝伦。比如1895年的《马关条约》,常被台独人士引为日本合法治台、中国无权接收台湾的法律依据,甚至误导民众称这是清朝抛弃台湾。但别忘了,当时负责谈判的李鸿章百般要求日本勿取走台湾,结果日本坚决不允,连清朝皇室视为“龙兴之地”的辽东半岛也一并夺走,难道这也是清朝主动抛弃祖宗发迹处吗?若非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中国东北沦陷于日本之手的年份将大为提前。再说,当1941年国民政府正式对日宣战后,便已宣告从前条约一概作废,《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也都确认日本是“窃据”中国领土,因此日本统治台澎和东北毫无任何正当性可言。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时,也申明接受《波茨坦公告》,代表日本承认自身的非法。即便美国日后改变东亚政策,刻意在《旧金山和约》内模糊台湾主权地位毁弃战时承诺,也改变不了中国合法光复失土的事实。何况中国被摈斥于旧金山和会之外,从头到尾皆未参与和约的讨论与签订,又何必接受美国硬套的框架?身为战胜国的中国,绝对有理由按照自身需求拟定对日和约,不须顾虑列强的看法。

假如按照这帮台独人士的逻辑,1919年巴黎和会上一系列的领土变更都属非法,丹麦不该自德国手中“光复”北什列斯威(Schleswig),法国也不该“光复”亚尔萨斯和洛林(Alsace-Lorraine),因为这都是德国正正当当地打赢战争,透过条约合法拿下前述土地,因此怎么能被这些战胜国给“窃据”呢?台独人士是否也要去替德国声张吶喊,高倡“什列斯威主权未定论”、“亚尔萨斯─洛林主权未定论”,试试挑战丹麦和法国当前的领土主权?还有韩国与朝鲜在1945年后摆脱日本殖民、重获独立,不更是非法之举?因为日本早已在1910年的《日韩合邦条约》合法统治朝鲜半岛,《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怎么能改变这境况?台独人士若愿意的话,不妨亲自往朝鲜半岛走一遭宣扬这些论调,看看当地人会怎么“以礼相待”,肯定大有收获。

还有台独人士大书特书的日本殖民建设,其实有许多项目在清朝时就已开始,如铁路、邮局、电报、采矿等等,只是因资金与技术不足,没法大规模的展开,绝非肇始自日本。再说,日本的建设本质上是榨取当地人力与资源、为本族本国的利益服务,决不是为了谋取当地的平等与福祉,因此是该受严厉谴责和批判的殖民统治,与中国为同胞服务、欲求富强的动机和治理迥然不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假若台独人士执意认定日本是散播文明、努力“教化”殖民地的伟大使者,也不妨往中国东北、朝鲜半岛、越南、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曾沐浴过日本“皇威”的地区,劝告他们重新评价日本殖民时期、勿再贬损日本人的谆谆苦心,试试看会得到什么回应,肯定也很精彩。

不过,总是刻意夸大自身苦难、单线式解读历史的台独分子,恐怕不会就此放弃颂扬日本,毕竟这是渠等解构中国对台主权的大法宝。即使有坚持民族气节、不愿随之起舞的台湾人存在,在台湾社会内不是横受冷落、就是被反扣上“亲中卖台”帽子,遭到刻意诋毁,剩余人士则多半对这段历史漠然或所知有限,容易受台独人士创造的论述牵引。因此只要台独势力一日不剿除,台湾社会的历史与道德认知就一日不会受摆正。唯有民族团员、国家统一,这类光怪陆离的偏差现象才会被彻底遏止,届时日本对台湾的心理殖民,也才能真正斩除。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